[恒达官网]平台登录注册开户链接唯一地址,集团秉承诚信为本,市场在变,诚信永远不变的经营理念,得到业界一致好评!
首页 恒达注册登录 正文

举报动画人物染发?我劝你买台黑白电视

菲梦少女不该染头发,那么喜羊羊的卷毛刘海,当然也可能会误导小孩子烫头发。以此类推,我们还能找出衣冠不整葫芦娃、袒胸露乳猪八戒、暴力倾向孙悟空、刘海过长小邋遢……就连《哆啦A梦》都有拉帮结派、打架斗殴和风吹裙摆的“不当情节”呢。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周刊(ID:new-weekly),作者:易米三升,头图来自:《菲梦少女》


对于一部动画片,比观众的差评更可怕的,或许是家长们敏感的举报。


近日,金鹰卡通频道播出的动画片《菲梦少女2》被举报。举报者认为,该片中的角色“染发、穿得花里胡哨在舞台上换装”,存在价值导向问题。


这件事最荒诞的地方,还不是这位热心观众的举报理由,而是湖南省广播电视局的回复函。经审查,《菲梦少女2》被认定为“内容没有导向方面问题”,是一部“传达迎难而上、永不放弃、勇往直前的正能量”的作品。


至于“染发”的问题,回复函中写道,这是出于提高角色辨识度的需要,并非提倡“染发”。



所以,这部不幸被命运选中的《菲梦少女2》,算是无辜的。然而,举报理由已经盖章并不成立,金鹰卡通频道却仍然“第一时间”下架了这部动画片,并进行整改。


整改什么呢?通篇回复看下来,《菲梦少女2》犯下的罪过,只有“忽略了动画片对未成年人潜移默化的影响,未在情节细节上做仔细推敲”这一句。


可普通观众难免进一步提问:什么程度算是“潜移默化”?怎么证明一个要染头发的未成年人,是受了动画片角色的启发?


凭什么断定这个角色不能长出其他颜色的头发?/@周玄毅


没有人给出答案,举报的人给不出,宣判的人也给不出。就在没有答案的情况下,《菲梦少女2》已经迅速停播。


一、举报,不能承受之重


法律上,只要没有判决定论,被起诉的也只能叫“犯罪嫌疑人”。而在恶意举报的流程里,没有“嫌疑人”,只要沾上“举报”两个字,不管事实上有没有犯错,都已经是罪人。


相反地,举报几乎没有成本,成功率还相当惊人。举报《菲梦少女2》的观众,扣过来的帽子可是“价值导向”,最后证明这部作品是正能量的,没有出现偏差,可这位观众仍然得到了他想要的结果。


举报理由成不成立,跟举报成果并没有关系。观众看不顺眼就举报,而作品一旦被举报不由分说就得停播、下架,这个响应迅速的流程,成了箍在所有创作者头顶的紧箍咒,艺术创作的空间也在这种劣币为王的环境中被越挤越窄。


乌姆里奇治下的霍格沃茨举报之风盛行。/《哈利·波特与凤凰社》


它意味着,你的作品必须讨好所有观众——所有的。一部学龄前动画片,必须连爸爸妈妈哥哥姐姐爷爷奶奶一起讨好,一部偶像剧,必须连历史剧悬疑剧观众一起讨好,因为你永远不知道那些不是你受众的人,会不会因为看不懂、不喜欢甚至是心情不好而举报你。


一部作品能够成功播出,就代表着已经通过了许多审核关卡。可在举报面前,从前拿到的通关证明全部作废,只能马上下架,重来一遍。好命的,整改复播,不幸的,永远消失。


不同于举报者的无成本、无风险,被举报的后果,是任何一部作品都不能承受之重。


动画片被举报,不是第一次了。/《虹猫蓝兔七侠传》


曾在一篇文章中提到了2006年的动画片《虹猫蓝兔七侠传》,没想到有一位读者怒评:“《虹猫蓝兔七侠传》也值得洗地?里面血流成河的画面真的适合孩子看吗?要知道那会的家长能举报绝对是对孩子负责。”


2007年,当时的大V刘书宏在网上公开举报《虹猫蓝兔七侠传》“内容低级,充满暴力、色情、脏口”,在他的热帖下,许多家长跟着呼吁呐喊,觉得这部动画片教坏了自己的孩子。


在刘书宏眼里,奥特曼同样是个少儿不宜的故事。


和《菲梦少女2》一样, 被举报之后,先紧急停播,再谈有没有问题、要不要整改。尽管后来《虹猫蓝兔七侠传》争取到了复播的机会,还拿到了优秀国产动画片的奖项,但其如日中天的势头终是不复从前,时至今日,还有人坚定地认为那是一部“血腥暴力”的烂片。


毕竟,“没有问题的话,为什么举报了就会被封?”


其实也有不少观众反对刘书宏的“血腥暴力”之说,其中有家长也有孩子。对此,刘书宏认为,“反对者大多是和这个片子有利益关系的人。小孩子不算。”


当时的我,也是被举报者认为意见不能算数的孩子。奇怪的是,他们吵得惊天动地的“暴力无知”“脏话连篇”,我都不记得,只记得“任长风吹动他英勇的长发”,记得右手伤了不要放弃,还能学会左手用剑,记得他们在满身疲惫的时候问“什么是正,什么是邪”,记得有个风景很美的地方叫张家界。


是谁只看到了血流成河,只记得血流成河?一定不是童年时期的我,和我的同学们。


这是中国第一部武侠题材的动画片,遗憾的是,在许多人心中,它也成了最后一部。豆瓣上,《虹猫蓝兔七侠传》的评分高达9.5。


要论动画制作水平,也许它真的没有这么高,但这些涌入豆瓣打五星的人中,有许多都是经历过当年禁播事件的观众。终于长大,终于“意见能算数”的他们,怒刷的每一条五星评分,背后都是十几年的意难平。



豆瓣上《虹猫蓝兔七侠传》的热门评论。打五星,更像是在弥补那些年自己被夺走的话语权。


二、动画片到底要什么样的“绿色”


《虹猫蓝兔七侠传》禁播一个月后,央视动画总经理王英在一次采访中提到了“绿色动画”的概念:


“国际上流行的分级制度在内地没有施行,这样导致一些服务于特殊人群的动画片在播出时间和平台上没有限制,我们提出‘绿色动画’就是要将不同的动画区别开来,央视少儿频道和动画公司今后大部分的作品都将为我们的目标客户服务。”

 

《虹猫蓝兔七侠传》也好,《菲梦少女2》也好,认为它们有问题的人,并不一定比认为它们没问题的人多。重点在于,不喜欢的人,总是更积极发声,更热衷于举报。


在举报、停播、整改一条龙之后,那些喜欢的人才反应过来要发声、该发声,可这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复旦大学教授严锋曾是举报行为的受害者。


菲梦少女不该染头发,那么喜羊羊的卷毛刘海,当然也可能会误导小孩子烫头发。以此类推,我们还能找出衣冠不整葫芦娃、袒胸露乳猪八戒、暴力倾向孙悟空、刘海过长小邋遢……就连刘书宏称赞过的《哆啦A梦》,都有拉帮结派、打架斗殴和风吹裙摆的“不当情节”呢。


听着荒诞吗?但它们就是行之有效的。在一部分家长眼中,这个世界充满危险,随时都会伤害到他们的孩子,但伤害不是来自社会秩序、性别歧视、工作环境、学习压力,而是来自动画片里角色的服装和头发。


国漫年年崛起,崛到今日还在原地,原来是崛起一点,马上就能被一个举报电话摁下去。天真无邪的孩子应该看什么?按照家长代言人的标准,他们还有什么能看的?


有枪战、有吃配偶的新娘、有没耳朵的耗子,《黑猫警长》还能看吗?


每一代的孩子都有自己的白月光,而每一代的家长,也都有自己的甩锅大法。远有武侠小说,近有电子游戏,子不教的锅,父母是不能背的,必须甩到流行文化身上去。


究其根本,无非是父母自己太懒。他们不懂得教育与引导,也不懂得陪伴成长,他们对孩子世界的理解能力之匮乏,简直让人怀疑他们自己从来没有过童年。


如果你的孩子好奇菲梦少女的发色,请告诉他,那是动画片,请告诉他,这个世界很大,有很多人跟你有不同颜色的头发。


如果你实在无法接受红色的头发或者飘逸的剑法,请你换台,关掉电视,因为还有别的家长,或许正陪着孩子一起看动画,一起欣赏那些关于友谊、奋斗或侠义的故事。


《虹猫蓝兔七侠传》的海报上写着:“探索中国成人卡通之路。”2020年了,这条路还没有走通。


三、要举报,先举证


恶意举报,戕害的并不只是影视行业。前不久被曝光的“微信代封举报”产业链里,只要花上千把块钱,就能让一个声名赫赫的公众号彻底消失。想要封掉一个你不喜欢的小号或是一篇文章,则更轻松简单。


在这条灰色产业链上,商家服务收费,从5元一次到1000元一个号的都有。他们深谙各种平台的举报规则,能够为顾客提供最有效率的举报方案。  


于是,本意是用于监督、表达的举报按钮,很多时候沦为了宣泄情绪、排除异己甚至恶意竞争的手段。


举报并不好笑。


意见不合,观念不同,讲事实摆道理都需要脑子,但举报不用。各大平台往往也无力应对大量举报,只能采取“人多力量大”的处理方式,只要举报的次数够多,不愁干不掉那个跟你意见相反的账号。


举报者自以为维持了正义,裁判自以为顺应了民意,殊不知,真正的民意,还没来得及发出声音,就在举报大旗之下灰飞烟灭,本应百花齐放的空间,在人人自危中被越挤越窄。



今年2月,某位流量的粉丝用举报的方式大闹互联网,风波至今未息。针对此事,《检察日报》在《肖战事件:是非曲直如何评说》一文中提到了网友@在下翩竹的观点:


“举报是赋予公民社会监督权,是为了让公民有在相关法律未完善的领域里能够向上表达的机会,不是给予你们党同伐异、清除异己的权力。”


向上表达的机会,每个人都应当珍惜,而不是滥用。而站在平台方,在举报权被滥用的时候,是否也应该有更多作为?只听见一方的声音,就匆匆下了致命的判决,这并不公平。


要举报,请先举证,请堂堂正正说出其违规的理由,不要假正义之名,为私人好恶助威。一个人的正义,不是正义。


灵魂是没有义肢的。/《闻香识女人》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周刊(ID:new-weekly),作者:易米三升